我与篮球

伟宸伟宸 NBA 2023-10-23 99 0

我与篮球

注:本文为《金融博览》专栏文章,发表于2023年第9期,转载请注明出处篮球

屈指一算,我能够投入较多精力每周定期打球的时光,大致是1992年至2007年这15年,对应我的年龄则是15岁到30岁篮球。

在初中时期,我的爱好是乒乓球篮球。原因大概是当时身体矮小瘦弱,打乒乓球可以发挥比较优势。在初三到高一之间,我疯长了十几厘米,身高达到了一米八零。这个高度在中学篮球队里已经可以打除中锋外任何位置了。

由于我高中时的体重只有60公斤左右,这决定了我只能在外线发展篮球。最早的时候我投篮不准,但好在绝对速度快,于是我扬长避短,成了名擅长快攻的小前锋。打全场时,联防站位我一般都会站在罚球线弧顶,一旦对方投篮后,我就全速前冲,由于当时我们班中锋的篮板球相当好,他摘到篮板球后就直接抛到前场,而我接球之后就直接三步上篮。

后来,我慢慢地学会了与中锋配合篮球。例如,当我持球攻击时,先把球交给中锋,然后利用速度摆脱防守队员后插入篮下,接中锋的策应球上篮。又如,我可以与中锋之间打挡拆,或者利用中锋的身体作掩护,摆脱防守者后接球跳投,或者突破后传球给中锋,由其完成攻击。随着比赛经验的增长,我跳投的精确度开始上升,并且擅长在突破中运用小勾手上篮。

上大学后,我的体重长到70公斤左右篮球。身体素质的提高以及实战经验的上升,使得我打球的位置逐渐从小前锋转向得分后卫。大学时代,我的中远投技能包终于被打开,急停跳投以及突破得分,成为我两大核心得分手段。

从研究生开始,我的位置又从得分后卫转为组织后卫篮球。组织后卫要求阅读比赛的能力更强,能够从眼神到手势调动整个球队的运转,此外也要打破僵局时的关键得分能力。由于此时我的体重已经超过75公斤。有时候球队会给我创造单打的机会,也即大家把防守人员引开,让我在篮下单吃对方组织后卫。由于我身高体重通常优于对方,背打的成功率挺高。

无论如何,我的身体素质在长人如林的比赛中都不算强篮球。那么在内线如何能够更容易地得分呢?我的心得则是在投篮前的假动作。例如,在我跳投前,我在运球的过程中会不断地晃动身体尤其是肩膀,迫使对方弯下腰来防守。这时,我或者会利用节奏的差异急停跳投,或者会通过运球变向(我比较喜欢使用胯下运球变向或身后运球变向)过掉竞争竞争者后上篮。又如,篮下转身跳投也是我常用的得分手段。如果能够两侧转身跳投,再加上假动作,就能够把大部分防守队员给晃开了。

展开全文

在高中时期,我的篮球水平始终处于中等,从未成为过明星级队员篮球。当时我们球队中的几个主力队员,上大学都读了体育系,有一个后卫还成为了他们学校校队的主力后卫。事后看来,我们高中球队的实力还是很强的,球队中竞争也很强烈。

从大一开始,我就成为系队主力队员,参加了北京师范大学连续四届“明月杯”篮球赛篮球。我们系队的水平在学校位列中游,但每次比赛中运气似乎都不太好。有三次是与学校常青冠军球队数学系分到一个小组。在我的记忆中,我们一共两次在小组中出线,闯入八强,但最好的成绩也就在八强止步了。

我们宿舍在本科时有一个辉煌时刻篮球。那是大二上学期,学校组织了“师王杯”三人篮球斗牛赛。我们宿舍报名参赛,在上百支代表队中获得第七。比赛中我们就输了两场,一场对方是体育系,一场对方是数学系。比赛全程,我们联谊宿舍的女孩们都在旁边摇旗呐喊,这对我们是莫大的鼓舞。比赛结束后评出了六位优秀篮球运动员,而我也忝居其列。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奖品是一只红双喜乒乓球拍。

在硕士期间,我作为系队主力参加了两次北师大研究生篮球赛篮球。在研二的时候,我们获得了当年比赛的亚军。要不是决赛时竞争竞争者的三分球投疯了,我们本来能够夺冠的。有趣的是,当时国家统计局有几位朋友在师大经济系在职读研究生,他们也作为队员与我们并肩作战。

硕士快毕业之际,体育系一位老师来找我,当时第一届北京市高校研究生篮球联赛即将开锣,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校队篮球。加入校队几次训练后,我被选举为队长。当时自然心情非常兴奋,训练也格外卖力。但没有想到在小组赛中两次惜败于隔壁的北邮,最后铩羽而归。比赛结束后,全队都大醉一场,我被抬回了宿舍。

我的博士是在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度过的篮球。研究生院校区当时在望京,地方虽然不大,却有个不错的篮球场。我曾经代表国际片参加过研究生院举办的篮球赛,也曾加入研究生院篮球队参加过几场比赛。

博士阶段有趣的回忆有二篮球。其一,是我们在人民大学与人民银行篮球队打过一场比赛。上半场我们蓄力未发,落后了大概20分。第三节我们全力出击,把比分追平。就在这时,对方球队中一位副行长果断宣布球赛结束。由此,我们收获了人类篮球历史上第一次平局。其二,我与两位硕士生组队,获得了社科院研究生院三人斗牛赛冠军。

2003年冬至2007年秋,大致在我读博的同一时间,我所居住的世安望京小区,也有一个篮球队篮球。这段时间内,几乎每周周六下午,我们球队都会打球,风雨不动。记得有一年冬天下雪,我们居然把球场的雪扫开了之后,照样上场。这个球队的人员配置、相互配合与实战能力,我认为是我篮球生涯中所经历球队的高峰。有趣的是,我们球队与望京其他一些小区的球队偶有切磋,白天打球,晚上喝酒,不亦乐乎。

2007年进入中国社科院工作之后,在我的记忆中,迄今为止参加过5次院篮球赛篮球。但由于我所在的世经政所一直缺乏一个强力大中锋,且新进所的年轻人中打篮球的人不多,造成球队的平均年龄越来越大。在前4次篮球赛中,我们均未进入过复赛。不过我们的成绩也不算太差,一个小组通常有五个队,而我们每次都名列第三。

2018年秋,社科院举办了首届三人篮球赛篮球。我事先预感,半场三人篮球赛可以有效规避我们所篮球队身材偏矮与体能不足的劣势,而能充分发挥我们长期打野球的经验,说不定是能够有所突破的机会。在小组赛中,我们相继战胜了社科大、欧洲所、外文所、地方志四个队,而输给了社科文献出版社,最终以小组第二名历史性挺进八强!我们主力阵容的年龄平均达到49岁(当时其他两位年龄都是53岁,我41岁),与20、30岁的小伙子力拼五场,的确不太容易。尽管在八进四的比赛中,我们以两球之差输给了人事局代表队。但我们已经了无遗憾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年龄的增长,尤其是自己的膝盖感觉不太好之后,我逐渐离开了篮球场篮球。曾经几天不摸球就浑身发痒、抓耳挠腮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自己锻炼的方式也换成了更温与的健身与快走。然而,我还是经常喜欢坐在篮球场边,看看年轻人奔跑与跳跃。迄今为止,我依然保留了从1994年开始每年雷打不动地看NBA总决赛的习惯。

我爱篮球篮球。一是由于在球场上大家可以放下伪装,暴露出自己的真我与棱角,因此可以交到好朋友。二是由于在球场上挥洒汗水,可以释放自己的压力、痛苦与负面情绪。三是由于在球场上,你必须要拼尽全力才有可能获得胜利。阿伦艾弗森有句名言,我成功的秘诀在于,我一直把每场比赛,当作我的最后一场比赛来打。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